2014年2月10日星期一

怎麼有這樣難搞的玩意兒


 大年初五回到竹行
面對去年先行已完成的椅子架搆.
開始把竹框,支架,細花樣一個一個安裝上去,
挑竹管,烘烤彎曲定型,再剪.扭.插,最後固定,
還剩最後兩個圓八卦再裝上去,就算大功告成了,

其間有數次的灰心,甚至想要逃避,
不禁暗暗埋怨怎麼有這樣難搞的玩意兒

這兩天路過的"觀眾"開始有人駐足問道:
[這張椅子怎麼賣?]

嘿嘿!!心中開始湧起一絲絲淡淡的甜味.
這張全部由我自己製作的椅子
對我而言:應該是無價吧~~"

拜託,明天讓我順利完工吧






大年初五開工的那一天
也算是竹藝人生開始邁入新的里程碑了吧






2013年12月24日星期二

竹藝人生 (直到某天,你挖掘了心底感動,願意為它勇敢奮鬥,將這些感動留下。)









Q:甚麼時候接觸到竹藝? 什麼時候開始對竹藝產生興趣?

A:正確來講
應該說何時被喚醒這個對竹子的記憶才對
五六零年代,我們的食衣住行,樣樣都跟竹子製品息息相關,
我們身旁的房舍建材,家俱,生活器皿,農漁業生產工具都擺脫不了竹子,
就連最簡單的收看電視,家家戶戶都要立一根高高的竹竿天線,
在那個還算有點艱苦年代出生的小孩,生命中都有難忘的一面,
我相信竹子就潛藏在那一代人的心中,始終不曾消失過.


 


我喜歡用寫真來記錄家鄉的人事物,竹行也在我的記錄當中,
在2011年曾經多次對林家竹行進行記錄,
當時主要是記錄竹行的老傢俱;
我的紀實攝影習慣是長時間的反覆貼近觀察,
所以隔一段時間就會回過頭去檢視當時記錄的影像,
是否有了什麼樣的改變,在2013年的5月我又回到了竹行,
看到八十歳老師傅在黃昏中,蹲坐在小木椅上,用炭火在烘烤竹管,
那孤獨的佝僂身影籠罩在白色煙幕中,給了我很大的震撼,
這樣的城市角落景像,不知道那天將會從我們眼前消失,
這讓我覺得莫名恐慌.






是啊,這些人這些事
已經成為了我們生命的一部份
隨著年紀越大,也越顯得彌足珍貴呀

這樣的竹行是我們小時候的記憶之一,似乎不該這麼快消失,
也許那一天的溫度和氣味,影像的強烈衝擊,
突然喚醒了我的記憶. 






Q:甚麼時候有這樣的念頭想去"傳承" 

A:那天黃昏
我看到老師傅在烘烤竹管,我問他要烘烤到什麼程度才能彎曲,
老師傅背對著我,淡淡的吐出一句:”你逗逗ㄚ看就知”(慢慢看就知道了)
那彷彿是一句帶有禪意的警愓
就算記錄片刻的紀實攝影也需要靜下心來慢慢瞧!
如果今天就單純把我看到的用相機記錄下來.
我的記錄會不會太膚淺?我究竟看到了什麼?
我留下的影像又能在日後告訴人們什麼樣的事實?
是一個夕陽產業的最後一幕嗎?
那似乎是一個攝影人唯一能做的事.

回到家,看著那天拍的相片,火焰燒烤竹子的光影,
似乎那股味道仍透過影像,不斷的滲透著我,
我問了妻子:如果我去學竹藝,好不好?
她也覺得即將失傳的工藝,確實有急迫性的危險,
所以點了點頭,支持我的一時衝動.
第二天一早,我去竹行找林老闆,誠惶誠恐的說明心願,
想當竹行的小學徒!
想不到林老闆居然一口答應了.並且承諾不藏私.
問明竹藝工具須在何處訂製購買?
一股腦打鐵趁熱,不花一個星期就把工具給準備到齊,
開始竹藝修行.

其實那時我剛結束了職訓中心的木工裝潢初級課程,
也拿到了結業證書.原本是打算找一家願意收留我的裝潢公司,
做一個木工裝潢學徒,要拼拼家裡的經濟.
誰知陰錯陽差最後變成竹行學徒.










Q:現在在製作上都使用哪種種類的竹子? 

A:各種尺寸的桂竹






Q:如何製作一個竹藝品(材料、方法、時間) 

A:這個問題真難回答

 簡單而言,材料就是各種尺寸的桂竹,
一整根竹子,因為頭尾竹肉的厚薄及節距長短不同而有不同的功能性,
一個竹藝師,就要透徹明瞭竹子的屬性,
針對竹子的特點去運用在竹傢具的各部位製作上.
像我一開始正式學做竹藝
師父要求我先學做簡單的四腳竹椅
話說最基本最簡單的小竹椅,
卻是所有竹藝的基本功全集合在它身上,
就像是練武功要先紮馬步一樣,
如果基本功做不確實,那麼後面的功夫都是花拳綉腿了.

完成一件作品的時間?
其實純手工的作品,怎可要求其倉卒完成?
所以多少時間可完成並非首要訴求,
我們追求的是舒適,牢固,耐用,
可以讓客人使用五,十年......
當然也有不少使用數十年以上的傢俱被留了下來,
成為師傅們的驕傲。
一件竹傢俱不單只是
他也可能是生活中的陪伴,心靈上的舒解,
或者是對親人的思念,對過往環境的追憶......
日久見真情。






Q:在學習的過程中遭遇過最大的挫折是? 

A:一開始的熱情,很快的會被身體上的酸痛給澆熄,
竹藝師的工作枱,是一塊長方形大木板,斜放在地板上,
我們有百分之九十的工作,是曲著身子在這方寸間奮鬥,
很可能一坐就是三四個小時,一開始十分不能適應,
咬著牙硬撐,腰背的酸楚其實一直持續著,
夏天天氣極炎熱,冬天天氣又酷寒,這些都可以靠意志力克服,
所以身體上的折磨並非是最大的阻撓.

前三月的撞牆期是來自於隔行如隔山的陌生感,
很多步驟要一一請教師父,才會知道要怎麼去做,
可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很多時候師父並不會主動跟你講,
而是要你自己去硺磨,這個部位為什麼要這樣鋸,這樣削,
他並沒有一個正確的數據可以參考,所有的工作都來自於經驗 ,
所以經常會遇到做壞了,做錯了,甚至做不出來,
因為相同的問題沒有得到最佳的領悟,所以會一直發生相同的錯誤,
這時的挫折感很強烈,尤其是對一個四十五歳的中年男子而言,
好像前面的四十五年都白活了似的.
師父安慰地說,等你做完六十張四腳椅子,
你就可以克服心理障礙,漸入佳境.

竹藝就是勤能補拙,多做就熟練了。






Q:最開心的是甚麼?

A:最開心的是來自自我的成就感 ,
當你見到辛苦流血流汗做出來的四腳椅子,
可以四平八穩的站在自己面前,坐在上頭感受那一種手作的溫度,
就像農人看見作物豐收的那種欣慰.

其實七寸,八寸的四腳椅子
在傳統習俗中,是新娘訂婚必備的生囝椅仔,
一想到這樣的椅子扮演了這麼重要的角色,
就覺得責任重大呀.

當初師傅跟我說
學徒至少要完成六十張四腳椅子
才會開始熟悉竹家具基本功
於是我在每一張竹椅背後都打上編號
希望可以在六十張完成的那一刻
感受到成功過關的喜悅

但隨著日子漸長
我不斷在挫折中反省
甚至不願再在椅子上留下編號
直到把所有製程中的問題都一一領悟並且克服
才慢慢體會到
六十張椅子不是一個正確的數據,更不是一個結束
而是另一個開始




Q:覺得傳統文化在流失嗎? 

A:在竹行修行的日子
聽到最多的話語,大多都是:
1.啊,這樣的功夫快要消失了吧....
2.現在都沒有年輕人願意來學習這樣技術吧!
3.做這個會餓死吧,怎麼養活家人呢?

說這些話的人,大多站在竹行前喃喃自語著,然後就走開了
如果他們願意花一點時間,多了解一下,
其至花一點小錢,買一張200元的竹椅
那麼小小的一點舉動也許就能讓一家竹行有繼續支撐下去的動力.

傳統工藝會消失
一來是被現代化取代了
二來是人心的冷漠吧

許多消費者心中慣常的思維模式:花了錢的是老大。
但他們未曾去了解初階勞動者的辛苦,
做一張竹椅要花多少時間多少精神?
如果我沒有親身來修行竹藝,我也不會深知其中的甘苦,
這一代的年輕人不願意學這些辛苦的工作,是可以被理解的。

為了避免傳統文化的消失
我已經盡了個人最大的努力了
希望後輩有志之士,再多一些像我一樣的儍瓜。

大家一起來,把台灣傳統文化傳承下去。





從完全不懂到一知半解,
從一知半解到稍懂皮毛,
內心的曲曲折折實在很難形容。

瞭解竹器越多,
就越對竹藝老職人心生敬佩。
老師傅們就像輸入了程式的機器,
給了一個指令,
他就開始作業,
完全不需要草圖或者尺寸。
累積了六十多年的豐富經驗,
各種說得出口的傢俱尺寸的數據都在腦中。

從取料、裁剪、備料到烘乾,
像蓋房子一樣,
竹傢俱從底部慢慢成形,
一層又一層的圍上來組合,
然後突然間,
他就像有了生命一樣,
出現在眼前。
這種有生命、有情感、有歷史意義的活兒,
深深吸引著我。




談到未來的夢想,
我不敢有什麼奢求。
很感謝我的牽手一路相挺,
始終沒有喊過一聲苦,
希望我們可以平平安安的一直牽手走下去!

就用一段書上的話語來做今年的總結吧!

〔當一個人作了決定,就像跳進一股強勁的水流中,
水流將會帶他到做決定的最初也夢想不到的地方去。
當我真心在追尋著我的夢想時,每一天都是繽紛的,
因為我知 道每一個小時都是在實現夢想的一部分。
當我真實地在追尋夢想時,一路上我都會發現從未想像過的東西,
如果我當初沒有勇氣去嘗試看來幾乎不可能的事,
如今我 就還只是個牧羊人而已。.....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2013年12月3日星期二

做椅轎的感想






做竹椅的同時
再一次體會基礎教育的重要
孩子一定要先培養完整的人格
有一個穩定的快樂的心
再來才可以要求五育並重

如果人格不健全
就如同竹椅的四腳不平均
那麼後面再花更多精神做更多花邊
做出來椅子就是不平穩的三腳椅

一昧盲目的東要求西要求
對我們的孩子的未來
是一點幫助都沒有啊



 


2013.11.23
兩個工作天完成的第一件椅轎
這可是我人生第一個椅轎作品
敬獻給小潘與阿榮
跟以往的設計有兩個不同點

竹環玩具改成十進位
jazz建議塞起來的竹節也一併改進

Jacky Shyu我可以在上面畫圖簽名嗎?







竹仔田嬰”竹蜻蜓”





今天蠻冷的,尤其是在接近黃昏的下午五點.
天色差不多也暗了,大家都在收拾工具,
老師傅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興緻來了
問我會不會做竹仔田嬰”竹蜻蜓”?

我回答,有玩過塑膠的,就是沒有玩過竹子做的竹蜻蜓

他很驚訝!
你不是讀過書?怎麼不會做竹蜻蜓?

他隨手抽了一片竹片,
拿起鋸子和柴刀,花不到兩分鐘
就削好了一支竹仔田嬰”竹蜻蜓”
並且飛給我看

那綠色的田嬰在北風中,
呼呼的往上衝,直達三,四公尺的高度,
再掉落地面,大家哈哈大笑,
忘了這天有多麼的冷












妳笑了, 我的世界也笑了







 妳笑了, 我的世界也笑了

等了好多天了,總算等到最佳模特兒出現.好感動

我做的竹椅,就是要這樣坐,才會舒適